一文解读pDC与SLE

2023-10-09 12:11 严国樑
28


在外周血中的DC有三种:浆细胞样 DC (pDC) 和髓系 DC (mDC) 或常规 DC (cDC),后者根据表面标志物 CD1c(BDCA-1)和CD141(BDCA-3) 的表达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两个亚群,如下图


细胞亚群
含量(PBMC)
Marker
功能
浆细胞样 DCs (pDCs)
0.1~0.4%(PBMCs)
CD303 (BDCA-2), CD304 (BDCA-4/Neuropilin-1), CD123, CD4, CD45RA, CD141 (BDCA-3)
遇到病原体时,产生大量的IFN
CD1c+ 髓样 DC(cDC2 或 MDC2)+
0.6%(PBMCs)
CD1c, CD11c, CD123, CD13, CD33, CD32, CD64, FcεRI, CD2, CD45RO, CD141一小部分也表示CD14和CD11b
在TLR3或TLR8刺激下产生IL-12,导致TH1 CD4+ T细胞极化和幼稚CD8+ T细胞的启动++
CD141+ 髓系 DC(cDC1 或 MDC1)+
0.05% (PBMCs)
Clec9a, XCR1, CD11c, CD13, CD33
IL-12 和 IFN-λ 分泌
细胞抗原的交叉呈递





血中分离D

其中pDC产生大量的I型IFN、IFN-α和IFN-β。IFN对包括T细胞,NK细胞和mDC在内的几种免疫细胞具有多效性作用,这使得pDC成为病毒感染的关键反应者。然而,pDC的抗原摄取能力低于mDC,并且在稳态下,pDC可以诱导耐受性而不是免疫反应。

外周血DC的细胞培养


SLE与pDC的相关性

SLE是一种累及机体多个系统的自身免疫疾病,具体病因学不清楚,遗传,免疫,内分泌及环境等多种因素参与疾病进程(皮肤型红斑狼疮相对局限,脏器损伤相对轻微)。美国患病率72.1-74.4/10万,中国患病率居世界第二(70/10万),约有患者100万,女性发病风险是男性的10倍。由于SLE对器官造成的损伤往往是不可逆的,疾病的早期诊治十分重要,但我国由于风湿免疫专科相对缺乏,患者临床表现异质性大,早期患者常因症状就诊而散落于不同科室,早期诊断困难。另一方面,SLE治疗药物有限,常规用药为糖皮质激素,治疗不规范或患者依从性不好常导致疾病反复,系统损伤呈进行性加重。

50-75%的成人及高达90%的儿童SLE患者I-IFN调节基因呈上调,SLE患者循环系统pDC数量是降低的,炎性组织如皮肤/肾脏中pDC常被激活。ILT-7是pDC的表面Marker,而pDC则是产生IFNα最主要的细胞。pDC/IFN导致SLE发病的潜在机制如下:包含自体核酸的免疫复合物、中性粒细胞胞外诱捕网(NETs)等刺激pDC产生I-IFN,IFN一方面作用于多种免疫细胞,如T、B、Th17等,促进自身抗体的产生;另一方面,IFN与受体结合通过激活下游信号通路参与炎性反应。


图1. pDC/IFN导致SLE发生的潜在机制


靶向pDC的相关药物研发现在也如火如荼,比如Viela Bio公司在美国风湿病学会上公布了VIB7734(ILT-7 mAb)在皮肤型红斑狼疮(CLE)的Ib期疗效数据。本项研究(VIB7734.P1b.S1)共招募31例患者分为4组,患者在标准治疗基础上分别接受5/50/150mg,SC,Q4W,研究结果显示,150mg组在降低IFN/pDC数/CLASI-A改善方面具有显著优势,无不良事件增加(73% vs. 67%)。同样还有渤健,其在研的BIIB059为靶向血液树突状细胞抗原2(BDCA2)的全人源化IgG1单抗。在PhaseII-LILAC试验中,招募具有皮肤表现的活动性SLE,患者接受BIIB059(450mg,SC,Q4W)治疗,24周时疾病活跃关节总数的绝对改变量较安慰剂组降低3.4,达到主要终点。



儒百生物pDC相关服务

提供pDC含量高的PBMC批次

pDC由于在PBMC中的含量稀少(常规占比为0.1%~0.4%),因而一般采用阳选的方式进行提取,如采用美天旎的130-097-415kit或130-097-240kit,但如果盲选PBMC进行分选,最终可能导致得到的pDC含量差异巨大,从而造成实验成本的急剧上升和实验所需细胞数量的不足。针对这个情况,我司免费进行了PBMC的pDC含量预筛选服务(Lin-CD123+CD303+),前期我们选择了30个批次进行了验证,数据如下,中位数仅为0.34%,含量最高的批次为0.89%。若需要提取此细胞,我司可提供含量高的批次


SLE患者PBMC细胞

由于自免疫疾病具有遗传倾向,但多非单一基因作用的结果,不少与HLA抗原尤其是与DR基因位点相关。

同时在自免疫患者血液中存在高滴度自身抗体和(或)能与自身免疫组织成分起反应的致敏淋巴细胞。如重症肌无力、慢性活动性肝炎、系统性红斑狼疮等常常可见其CD3+细胞比例相较于正常人来说偏高;CD4/CD8+比值也往往失衡,比如在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中,由于其细胞免疫功能处于“过度活跃”状态,因而其CD4/CD8常常大于2.5。

因而在药物早期研发过程中若能够通过在相应患者来源的PBMC上面进行assay的验证,肯定是事半功倍。


儒百生物—专业免疫学服务供应商

图片

【Service】

细胞分离服务

服务内容:

  • 健康PBMC分离

  • 免疫亚型细胞分选

  • CBMC分离

  • 自免及过敏PBMC分离

  • 猴/大小鼠PBMC分离

体外药效服务

服务内容:

  • 特色样本的功能验证:红细胞凝集、中性粒粒细胞吞噬等

  • 免疫学功能验证服务:

    • Fab Biological Activity:MLR/SEB/CMV Recall/TDCC/T细胞因子释放/T细胞增殖/NK细胞增值及杀伤

    • Fc Biological Activity:ADCC/ADCP/CDC

    • 单核诱导分化:DC(iDC/mDC),巨噬细胞(M0/M1/M2)